当前位置:主页 > Y泰生活 >伤口,是最好的思念 >

伤口,是最好的思念

图/Shutterstock 文/爱玛 

伤口,是最好的思念

第一次看到那个女子,是值班第一天,刚成为民宿的小帮手,什幺事都还很新

鲜,总是东张西望。在一楼户外擦着落地窗时,一下子就看到女子,远远地从车站走来,T恤短裤黑布鞋,背着看起来很重的后背包。

她拿着抹布,就这样看着女子背着阳光一步一步地走,双手拇指抵在肩膀背带下,视线微微放低,落在前方几公尺。

女子走到民宿的门口,看了她一眼,露出礼貌的微笑:「我想要办入住。」

「噢,好。」她点点头,因为有些紧张,表情和语气都带着僵硬。

女子认真低头填写入住表格时,她看向对方的眉眼,在眉头之间有着浅浅的皱

纹,黑色的睫毛长长地垂着。

「那,等等我把房间钥匙给妳,再带妳介绍一下环境。」为了缓解紧张,她习惯性地转起手中的原子笔,唰唰作响。

「我有来过,应该不需要介绍,」女子转头看了看大厅和通往楼上的楼梯,侧脸看上去有些悲伤,回过头来微笑着说:「不过还是谢谢妳。」

「噢,好。」她鬆口气,也笑了,手中的原子笔不小心掉落,画过虎口。

啊,原来这只笔是蓝色的。

女子在上楼前,经过民宿的相片墙时停了脚步,却没有转头看向墙面,背影看起来有些僵硬,随后抬手提了提背带,把后背包往上顶了些,便抬脚往楼上走去。

傍晚的打扫结束后,她準备交接离开,经过贴满相片的那面墙,不禁想起女子,于是转头打量,看见角落低处有一张边角因为潮湿捲起的相片,被几张崭新的照片盖过。

她蹲低了下去看,照片上有三个人,一男两女,照片的背景是这间民宿门口,日期押上去年的今天。

除了日期比较久远之外,和墙上的其他照片并没有多大分别,大家都在一张张的相片里,留下一段笑得欢乐的时光。

隔天接近中午时,她坐在柜檯后,转着蓝色原子笔,看见女子穿着一件印了图案的短袖上衣,背了后背包要出门,同时瞄到那双腿上的伤痕,印象中是昨天没看到的,便开口问:「怎幺受伤的?」

女子又露出那个礼貌的微笑,回答:「没有啦,就不小心的。」

那对双眼透着和照片里截然不同的味道,温和有礼,并且带着距离。

女子说话的速度不快,一个字说完,才吐出下一个字,彷彿为了确认说出来的话,不会造成任何人受伤一般,包括自己。

有时候,决定不说出口的话,是为了保护一些伤口,不被他人触碰,也不碰到他人。

「不小心啊?那妳如果去海边要小心哦,不要碰到海水,结好的痂好像掉了一些呢。」上半身几乎探出柜檯,她看着女子的双腿说,算是替对话做了结尾。

「对啊,可能睡姿不好吧,早起时候就这样了。」女子继续笑开,但这次好像多了些温度,说:「我会小心的。」

提着水桶到门外,她仔细地擦起落地窗,看见窗上贴着烟火大会的传单,是这个週末将在附近的海滩举行的活动。

「……咦?」有什幺东西闪过脑海,她抓着抹布认真思考。「咦!」

突然想起的事情让她转身跑回民宿里,即使被水桶绊倒在地,仍迅速爬起,冲回相片墙前。

那张边角捲起的相片里,有一男两女,其中笑得最灿烂的,是昨天那位女子,笑得彷彿没有忧伤,眉头之间平滑无比,没有一点皱纹。

女子站在照片中央,右边是另一个女孩子,左边是一个男孩。男孩一手手心压在女子头上,一手叉腰,女子的手左右张开,搂着两人的肩膀,而另一个女孩子的双手,紧紧地绞在自己身前。

他们三个都穿着T恤,制服似的印着同样的图片,只在下方有不同的字,因为

照片不大,看不清那些字是什幺,只依稀看得见衣服上的图片,似乎是这附近的一片海。

三人站在民宿门口拍照,那时的落地窗上,也同样贴了烟火大会的传单。

衣服并不算陌生,就是女子刚刚穿在身上的那一件。

她想记起女子身上衣服的字样,却只记得她腿上的伤,细细地画过几刀,像她的两道眉毛间的皱纹,切开柔软的地方。

她默默地蹲在地上,想从照片里看出一朵花似的,紧盯着它。

「⋯⋯好痛。」她低头一看,发现刚才跌倒的地方,正汩汩地流血。起身看了照片最后一眼,她走入房里把药箱拿出来,替自己上药。

直到傍晚交接前,女子都没回到民宿,不晓得去了哪里,是不是仍然一个人。她拿出準备好的透明小罐,里头装着对伤口复原有帮助的药膏,另外在柜檯写

了一张纸条,爬上楼梯,轻轻把两样东西放上女子的床铺中央。

她不晓得女子的悲伤,也不明白那些伤口,只是希望每道伤痕,都会痛最后一次,让伤变成疤,留在身上。

在那张纸条上,她只写了一句话:「要好好保护伤口哦。」

受过的伤,我们有或深或浅的记忆,有些经过了时间,就慢慢被遗忘,有一些,

到了明天仍会留下。

我们负责延续生命,而疤痕是一道再也不会流血的伤口,依然会痛、依然会无措,也替我们记住难过。

本文出自《还想在你的未来听到我》麦田文化出版

伤口,是最好的思念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