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V妙生活 >区议会,不以物喜,或悲 >

区议会,不以物喜,或悲

区议会,不以物喜,或悲

不以物喜,或悲。区议会选举,有很多新人出头,也有很多新人折翼;泛民和土共的老屎忽终于受到惩罚,下马。消息好坏参半,但这是区议会选举,迂迴反应的民情,比它实际影响的多。因为制度本身是问题所在。

制度的问题,大家都知道。选区划得太小,欠缺种票和利益网络的新组织,抢摊难度很高;进了区议会,就被集体的力量和制度所控制。之前有个民主党的区议员,在区议会被人暴力抬走。最多也是如此。

兴起新人参加区选,是因为雨伞革命。当初走上街头,是政治问题,制度解决不了,只能寄望街头解决。革命无疾而终,外有强权、内有反革命的泛民,又从街头回去寄望议会。

参选/重夺议会,是迫于无耐,被迫出来的,尤如中共的「长征」,本身是大逃亡。整件事的恶劣形势,不只是制度、中共代理人的强势,而是抗争力量要经历行动的挫败,再从街头的挫败,转型到意图攻陷建制——而这两种游戏需要的武器却完全不同。新人参选的左支右绌,可见于此。

但新人有锐气,可以借的东风,还有民众对旧人的不满。他们不一定喜欢雨伞革命,但会考虑选一个新面孔。可能是该区的候选人太差,但由于政党长期卵翼,而欠缺竞争;而后生大多也会票投后生。青年新政赢了一个,游蕙祯对战势力庞大的梁美芬,高票落选,只输二三百票;不少其他新人,都是可惜的高票落选。

我跟北区动员的黄嘉浩有过几面之缘,他高票落选,非常可惜。当初我不认识他是搞甚幺的,后来知道他在祥华邨反围标的问题上立下大功,拿了千七票,只差一百几十票。

以新组织论,青年新政资源算是很多,但北区动源那一类,几乎是百无,但仍可以做到成绩。反观,万年老屎忽何俊仁、冯检基、锺树根等人,竟落败了,讲了几年的世代交替,春天好像已经来临。

民主党的议席其实比去届还增加了一席,但很多巨头落败,之后何俊仁刘慧卿竟面不红耳不赤的说,党内更替成功——他们选输,不得不退,却拿「政党年轻化」做下台阶,可耻得令人侧目。如果他们继续赢,还不是做到自己死?实际就是,老屎忽霸权,乃是超越建制泛民的一座大山,在这条线上,锺树根和AV仁都没分别。当然,《苹果日报》事前就说竞争的新人界票,现在有成绩,就喝采——年轻人要上位,还是要靠自己踢走老人霸权。

这些听来是好消息,是不是?抗争力量好像还有朝气,但局面没有改变——是一点都没有。制度依然如此,中国的殖民、压迫,仍是无法透过制度解决的。

但如果新人拿到资源,能够使用在体制外,那就更有意义。因为抗争者在制度内的无能,大家这几年还见得多吗?制度就是用来舒解压力的,将内外的压力困在象徵式的议会里解决。

你们数数,这几年的大事件,有哪一件是议会催生的呢?要怎样才能拿建制的资源来文斗,而不被建制吞噬同化,是新人新党要走的钢线。

因为他们得到的支持,来自渴望新气象的民众。地区民众的支持,少有忠诚可言。如果新人无法带来新气象,雨伞革命的滞后效应慢慢消失,这些新人今日拿到的议席,还是会瞬间落入土共之手,或重回老泛民的怀抱。

所以说不以物喜,或悲。有年轻漂亮的面孔胜出,很好;但是宏观来说,老泛民老建制倒下,他们的后辈得势,仍是泛民和建制的无间地狱,还有中国的制度紧箍咒,金刚圈之内的事情没改变过。


为您推荐